第1077章

    

機,對著螢幕戳了半天,才弱弱道:“你......能看到我嗎?”“可以。”“太好了。”女孩兒露出笑容,旋即又換上羞赧的表情,“我知道讓你算命要花錢,但我還是個學生,實在冇那麼多錢,所以問能不能分期。”怕南星拒絕,女孩兒連忙補充:“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跑路的,我可以把我的身份資訊都告訴你,等我攢夠錢就還你。”南星冇說話,而是盯著女孩兒的臉看了一會兒。就在大家以為南星要切斷連線時......“可以。”她道...-

南星微微凝眉。

與此同時,一部手機伸到她麵前。

傅輕宴拿著江以柔掉在地上的手機。

手機螢幕上正是半小時之前收到的恐嚇簡訊。

對方在簡訊裡把她家門牌號,江以達今天吃了什麼,穿的什麼衣服說得清清楚楚。

並威脅她立刻去死,否則會想方設法要了江以達的命。

“他們恨我,要為柏向臣報仇......”江以柔深呼吸,“我隻想快點結束這一切,不想再拖下去了。”

原本她都已經重新拾起活下去的希望。

但這條簡訊就像是一記深水炸彈,把她內心深處的恐懼全部炸了出來。

她想起司寰宇跟她說的七星燈續命法。

她需要向天道“借命”,但這命不一定能借成。

就算借成,可能也隻多個十年八年。

但如果她現在死了,江以達就不會再被針對......

南星看出江以柔已經被情緒左右了心智,也冇勸她,隻道:“今天是我第一次救你,也是最後一次,人活一世不容易,如果你再有輕生的念頭,我不會阻攔。”

“還有,我今天來幫你是看在二哥的麵子上。”

“他喜歡你,我不希望他喜歡的人死得不明不白,所以救你。但你弟弟和我沒關係,你死後他過得好不好,會不會被欺負,我都不會過問。”

南星故意把話說得很難聽。

果然,江以柔聽到這話抬起頭,淚眼朦朧道:“南星,算我求你,求你幫幫小達......”

“我憑什麼幫他?”南星眸光清冷,“他心智不全,又不能幫我做什麼。”

“......”

看著江以柔絕望的樣子,南星放緩語氣:“或許對你來說小達活著比什麼都重要,但你有冇有問過他,在他心裡什麼最重要?”

“姐姐,姐姐最重要!”江以達緊緊抱著江以柔,“小達不能冇有姐姐......”

江以柔再也忍不住,抱著江以達失聲痛哭起來。

就在這時,南星手機響了。

是特管局打來的。

她走到一邊接起電話。

“喂。”

“星姐。”電話那頭傳來鬆鬆的聲音,“你能聯絡到江以柔嗎?淩哥說他在那些從鬼域帶回的魂魄裡找到了江以達的,但她電話不接,家裡也冇人開門。”

“你是說,淩霄來找過江以柔?”

“是啊,就傍晚的時候,他敲了好半天門都冇人開......”

向鬆鬆話冇說完,電話就被淩霄搶過去。

“南星,我是淩霄,江以達的一魄已經很微弱了,需要儘快送回他的身體,否則......”

“你現在過來吧,我就在她家。”

淩霄愣了一下,旋即道:“好,我馬上過去。”

掛了電話,南星看向姐弟倆。

“江小姐,你弟弟有救了。”

江以柔抬起頭,“你說什麼?”

“他變成現在這樣不是因為常年被柏向臣關押,而是有一魄被抓進鬼域,隻要讓那一魄回到他體內,他的心智就會變正常。”

難怪她剛纔為江以達輸送靈氣時,總覺得他身體裡少了什麼。

想必是柏向臣讓無量封住了他體內氣息,才使得她冇有第一時間感覺出來。

“你說小達會變正常?”江以柔倏然起身,瞳眸中閃著光,“那他的瘋病呢,也能變好嗎?”

-上看到你。”“還不確定。”“那就等你確定了告訴我。”掛了電話,南星耳根還在發燙。霍酒酒敏銳捕捉到她的異樣。“南星,你耳朵紅了!”“......”“傅三少跟你說什麼了,能讓你這棵萬年鐵樹開花?”霍酒酒激動得坐立不安,恨不得現在就去跟傅輕宴碰個拳。她就知道他可以的!這次她是押對了。“他冇說什麼,就是問我幾點到家......”“嘖嘖,我纔不信呢,不想說就算了,小情侶的事我不瞎打聽~”車開到特調處,兩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