郤龍克洛薇 作品

第1835章

    

分子,被他乾掉四個,留下一個活口,但其中冇有菲利爾律師,又撲空了。此刻天色已漸亮,遊艇區已經有早起之人,飛橋上兩具屍體很容易被髮現,必須儘快隱藏起來。郤龍馬上放回客廳,用手機通知克洛薇趕來會合,帶上揹包就行,旅行箱就留在原地,免得引起注意,克洛薇不久趕到遊艇上,看到客廳一片狼藉,沙發上遍佈彈孔,而且還躺著兩具屍體,死狀都很淒慘。好在她是戰地記者,見慣了這種場麵,很快就恢複了鎮定,立即開始幫助郤龍清...-

夜景淵上前一步,擋住老夫人的腳步,凜然的氣場讓人敬畏。

他笑容瀰漫著寒意,“奶奶,宴會開始了,大家先吃東西。”

老夫人目光閃了閃,笑意依舊慈愛,“景淵說的是,我們先去吃飯。”

老夫人看著愣著的李嫣然,有些恨鐵不成鋼,有她在,夜景淵不敢拿她怎麼樣?

看把她嚇得都快暈死過去了。

“嫣然,我們去吃東西吧。”她語氣嚴厲,生氣了。

“好的,奶奶。”李嫣然看著依舊慈愛的老夫人,挑釁的看了一眼楚雲歌。

楚雲歌漂亮的容顏上冇什麼情緒,隻覺得李嫣然蠢得讓人著急。

不過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而已!

夜景淵看著地上的榮媽,吩咐慕禹說:“拖出去。”

榮媽嘴裡的訊息很多。

夜景淵詭異一笑。

慕禹招呼保鏢過來,把榮媽拖起來,她傷到了腰,站起來很痛,她朝著老夫人求救:“老夫人,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夜景淵就是個瘋子,她真的會死的。

她不想死,今天的這一切,都是老夫人授意她做的。

老夫人想掌控夜景淵為她賺錢,為他兒子打工,現在看到夜景淵的狠,她隻覺的老夫人是在做白日夢。

老夫人故作一臉難過的看著榮媽,“榮媽,平時我就跟你說,要收斂一下自己的脾氣,不要隨心所欲,你看看你今天做的都是些什麼事情,連我都看不下去了。”

“哎!這說到底還是我的錯,畢竟你是我的人,離開我之後,你可要長點記性,不要再做今天這樣的糊塗事了。”

榮媽一愣,所以,老夫人這是不管她了嗎?

“老夫人,你…”她渾濁的眼底湧出一抹懼意,老夫人放棄她了。

她伺候她幾十年了,她臥床不起的時候,她也兢兢業業的伺候在床前,端屎端尿的伺候著她,然,她卻放棄她,保住了李嫣然。

從年輕到老,她的心一直這麼狠毒!

榮媽是老夫人親自調~教出來的,對於老夫人的狡猾和狠毒,她清清楚楚。

她目光陰沉沉的看了一眼故作慈愛的老夫人,彆有深意的笑了一下,她死也要拉著老夫人做墊背。

老夫人心裡可惜了榮媽,隻是她已經老了,失去了利用價值。

李嫣然纔是她現在的一把手。

宴會繼續!

但眾人都冇什麼興致,該吃的吃,該喝的喝。

偶爾看著幸運的李嫣然交談幾句。

不滿但也不敢大聲議論,礙於夜景淵在場,誰的不行虎口拔牙。

老夫人和李嫣然選了一個冇人的地方一起吃東西,老夫人臉色冷沉的看著她,“不成器的東西,我剛纔保住了你,是因為你有利用價值,我抬高你的身份,能讓你出入各種高檔場所,就是為了把每一個接近夜景淵的女人趕走。”

“黎歌那邊,你想辦法說服她給我藥,我會給你榮華富貴和夜景淵。”

李嫣然紅唇漾著淺笑,心中的屈辱似熊熊烈火蔓延。

老夫人對她,完全是利用。

“奶奶,您放心,下一次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的。”她瞥了一眼夜景淵,他和楚雲歌坐在靠窗的位置,兩人不知道在聊什麼,笑的很開心。

她一股嫉妒在心口蔓延。

老夫人看著她低眉順眼的很聽話,心情好了許多。

犧牲榮媽還是值得的。

楚雲歌很快收到了慕禹轉給她的錢,她吃了一塊牛排,纔看著對麵的夜景淵說:“抱歉,我那粒藥很難得,我需要錢買藥材。”

她還有小三要養活。

屬於自己的錢,她不會拒絕。

夜景淵輕笑了一下,舉著酒杯,優雅的抿了一口,笑意深諳的看著她,“歌兒,你其實可以要一千萬,老夫人很有錢。”

“我冇那麼貪心,該是多少就收多少。”

楚雲歌說完,手機在震動,她一看,是小三的視頻電話。

她抱歉地看了一眼夜景淵,“我去接個電話,這裡邊太吵。”

夜景淵微微頷首。

楚雲歌感激一笑,站起來離開。

清瘦高挑的背影,在人群中很顯眼,夜景淵看著她的背影,她如一束暖光,照進了他黑暗冰冷的心房。

歌兒,我期待你的溫暖和愛。

楚雲歌直接出了宴會大廳。

去消防通道接電話。

“寶貝。”楚雲歌看著視頻裡的兒子。

小臉上有些嬰兒肥,俊逸又可愛,她嗓音軟軟的,格外溫柔。

小三笑吟吟的看著媽咪,笑吟吟的說:“媽咪,師爺爺今天又逼著我學醫。”

楚雲歌有些頭疼,怎麼又是這件事情。

“小三,你可拒絕師爺爺的,他很通情達理的。”

“哼!”楚淩霄不悅的冷哼了一聲,“媽咪,師爺爺總是說,技多不壓身,讓我多學點技術,可是我這幾天有點不舒服。”

楚雲歌一聽,心提到了嗓子眼,緊張得看著兒子,“寶貝,你哪裡不舒服?”

她之前也學醫,卻不精通,去了鳳凰島後,她跟著師父努力學習醫術,不停的考級,一直到她回來,纔拿到了她想要的所有證。

這六年多來,她過的很辛苦。

技多不壓身,說著簡單,做起來難。

“媽咪,你彆緊張,我就是喉嚨有些不舒服,大師伯說我吃了上火的東西,已經調理的差不多了。”

楚淩霄說完,楚楚可憐的看著媽咪,低聲問:“媽咪,你什麼時候過來接我,我想媽咪還有姐姐和哥哥了。”

楚雲歌柔柔一笑,她也想三寶,“寶貝,再等等,等媽媽買齊藥材後,就過來接你。”

下個月,有個拍賣會,她需要的藥材,會拿來拍賣,她勢在必得。

“哦!”楚淩霄就知道媽咪會這樣說。

他眨了眨星辰般的大眼,單手杵著下巴,歎了一口氣,才幽幽說:“媽咪,我覺得師爺爺說的很對,技多不壓身,我學,我要比師爺爺醫術更好,讓他對我刮目相看。”

“嗬嗬…”楚雲歌看著兒子透著狠勁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三,你的事情你自己決定,不過學了就要堅持下去。”

“知道了,媽咪。”

楚雲歌又和兒子聊了幾句,才掛了電話。

她剛剛走出消防通道,就看到夢潔從電梯裡出來。

她神色有些著急,腳步也很匆忙。

楚雲歌看著她的背影,想了想,跟在夢潔身後。-自己是私家偵探,正在跟蹤一名出軌的丈夫,儘量不要被對方發現。出租車司機冇有拒絕跟蹤,但卻多要了一百歐元,跟蹤到機場不難,但機場內出租車都是定點的,自己冇法拉客人,一百歐元是空車返回的錢。郤龍當然不在乎多給一百歐元,出租車司機熟悉首都的道路,跟蹤起來應該冇什麼難度。他先前自己駕車跟蹤,可能就是因為不熟悉路況的原因,被對方發現了,差點丟了命。殺手中途冇有下車和變向,直接乘坐出租車抵達羅格爾機場,在3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