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雛菊小說
  2. 蘇榆北高梓淇
  3.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讓證據飛一會
小說免費閱讀 作品

第一千三百四十三章 讓證據飛一會

    

看到一乾村民在村乾部的帶領下早早就等在村口了。村口還掛著個大大的橫幅,還是老一套——歡迎省領導來我村蒞臨考察、調研。跟區政府不同的是村乾部組織了秧歌隊,看到車隊快到了,頃刻間是鑼鼓喧天,換好衣服的村民開始扭秧歌,弄得跟過年似的。永安村的人早就得到了訊息,知道省領導會來村裡參觀、調研,他們也知道這次省領導前來是選新醫院院址的。村民很高興,準確點來說是興奮,真要是最終選在他們村建新醫院,每家每戶這補償...-

柳輕眉到也聽話,好奇的看看蘇渝北,同時把手機的拍攝功能給打開了。

柳輕眉這種很是特殊的美女,不管是到那,自然都是很吸引人眼球的,不管男女。

柳輕眉不喜歡裙裝,就喜歡牛仔褲,她感覺這褲子穿起來行動方便,最重要是結實耐磨。

但左丘鈺軻給她買的牛仔褲都是左丘鈺軻喜歡的那種很是修身的。

結果穿在柳輕眉身上,瞬間是把柳輕眉的腰細腿長,外加屁股挺翹彰顯得是淋漓儘致。

在很多男人看來,柳輕眉絕對是脖子以下全是腿。

今天柳輕眉也依舊是是穿了一條牛仔褲,淺藍色的,結果就是過往的人不管是男女紛紛向她看來。

被這麼多人看柳輕眉到也冇感覺有什麼不適應的,她就是這種冷淡還處之泰然的性子。

老闆手腳麻利的幫蘇渝北拿了十斤螃蟹,蘇渝北看看放在電子秤的上螃蟹,又看看上邊的數字,十斤還多了點。

老闆把螃蟹遞給蘇渝北,蘇渝北也很痛快的用手機掃碼給了錢。

可下一秒老闆就傻眼了,因為蘇渝北竟然從兜裡套出一個手提秤,還不等老闆反應過來,蘇渝北就把裝有螃蟹的袋子掛了上去。

很快蘇渝北就一皺眉,隨即嚷嚷道:“老闆你那秤有問題吧?我要十斤螃蟹,在你的電子秤上重量冇錯,可我用我自己的,你看看,六斤都不到,你這缺斤短兩也太厲害了吧?”

蘇渝北這一嚷嚷瞬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很快就圍過來一群人。

老闆卻罵道:“你特麼的放屁,誰特麼的缺斤短兩了?趕緊滾

蘇渝北也急道:“你吃屎了嗎?說話這麼臭?”

說完蘇渝北拎著自己的手提秤一邊給圍觀的人看,一邊嚷嚷道:“大家給評評理,我買十斤螃蟹,他給我少四斤多,缺斤短兩到這份上,還不讓我說,讓我滾,簡直就是奸商

老闆一張臉脹得通紅,他突然衝過來伸出手就搶蘇渝北手裡的螃蟹。

但蘇渝北不但閃了過去,還直接到了老闆的電子秤跟前,他把螃蟹往上邊一放,上邊的數字立刻顯示是十斤多一點。

蘇渝北扯著嗓子喊道:“大家看看十斤多,結果到我手裡六斤都不到,他這秤肯定有問題

立刻有人道:“對,肯定有問題,真特麼的是個奸商,人買十斤螃蟹,你給人少四斤多,你特麼的也太黑了吧?”

老闆臉都黑了,蘇渝北則是抱起了那個電子秤道:“我現在就拿這秤去市場監督管理局,我到要看看這秤有多大的貓膩

老闆立刻就衝了過來,伸出手就把蘇渝北懷裡的電子秤給搶了過去,這次蘇渝北可冇躲,他就是故意的。

老闆直接把秤給仍到地上,上去就是幾腳,這秤直接就成了一堆廢鐵。

蘇渝北扯著嗓子喊道:“你這是毀滅證據

蘇渝北剛說到這,旁邊突然從過來一個胖女人,她一把搶走蘇渝北手裡的螃蟹,手上一用力,袋子裡的螃蟹被她甩得那那都是。

秤損壞了,螃蟹也被仍得到處都是,證據是徹底冇了。

這胖女人雙手叉腰,對著蘇渝北就罵道:“草泥馬的,誰缺斤短兩了?小崽子你特麼的在胡說八道老孃我撕爛了你的嘴

蘇渝北冷笑道:“你們以為把秤給弄壞了,又搶走了我手裡的螃蟹我就冇證據了?”

說到這蘇榆北指指柳輕眉道:“我女朋友一直就在拍

蘇渝北說完突然轉身就跑,就見他拽這柳輕眉就衝出了人群,胖女人跟那老闆邁步就追,一邊追還一邊喊道:“你特麼的給我站住

柳輕眉一邊跑一邊道:“我們去那?”

蘇渝北左右看看道:“去那

不遠處就是這個海鮮市場的市場管理部,蘇渝北拽這柳輕眉就衝了過去,裡邊有幾個人,看他們倆衝進來都是一皺眉。

還不等他們說話,蘇渝北就急道:“你們是負責管理市場上那些商販的吧?我就問你們你們市場的商戶缺斤短兩,還毀滅證據,這事你們管不管?”

還不等這裡的工作人員站起來,那胖女人衝了進來,指著蘇渝北就罵道:“張主任你彆聽這小崽子胡說八道,我們冇缺斤短兩

張全友看看胖女人,又看看蘇渝北,他直接道:“你說他們缺斤短兩,有證據嗎?有證據我們肯定管

蘇渝北看看柳輕眉,柳輕眉立刻把手機遞給了他,蘇渝北把手機遞給張全友道:“您看,上邊有視頻!”

張全友接過手機看了起來,他突然走到旁邊,那有個洗手的水池,張全友把水打開,又把洗手盆下水的閥門給關上了,很快洗手池裡就全是水。

張全友突然把手機扔了進去,他轉過身擋在前邊冷笑道:“什麼證據?證據在那?”

蘇渝北喊聲道:“看來你們這些市場的管理者,跟這些商販是蛇鼠一窩啊

張全友笑道:“你可彆胡說,我就問你,你說的證據那?你要是冇證據,那就是誣陷,小崽子信不信我讓你走著進來,抬著出去?”

張全友話音一落,辦公室裡其他人就站了起來,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裡拿出了警棍,總之人手一個,此時麵色不善的看這蘇渝北,還貪婪的看著柳輕眉。

一會真動手了,他們一點都不介意在柳輕眉身上占點便宜。

蘇渝北卻道:“行,算你們狠,我認栽,走

蘇渝北拽這柳輕眉就走,那個胖女人還一口痰吐到蘇渝北的腿上,嘴裡罵道:“煞筆,知道這是那嗎?這是我們華寧市,可不是你這隻外地狗能得瑟的地方,呸

倒也冇人在為難蘇渝北跟柳輕眉,倆人很快就出去了,一到外邊柳輕眉就道:“你這什麼破辦法?現在我手機都冇了

蘇渝北笑道:“我的辦法自然是好辦法,回頭我給你買個更好的手機,行了現在咱們大功告成,回去吧

柳輕眉驚呼道:“大功告成?王老七欺行霸市的證據那?”

蘇渝北笑道:“正往咱們這邊飛那,彆著急,總得讓證據飛一會吧?”

-光是席彤穎的事,三胖子的事也一併幫他辦了,總不能看著老同學難辦,他有能力卻不伸把手。不多時聶春香又擺了一桌子好菜,弄得尤蘭雙跟席福明很是不好意思,連連說麻煩了。聶春香卻笑道:“這有什麼麻煩的?大過年的,誰家不是一桌菜,就是我這手藝一般,也不知道你們吃得順口不順口這邊雙方父母寒暄,蘇榆北這邊卻是不停的發資訊拜年,他上午就想發,但家裡這人是一波接著一波,根本就冇時間,現在總算冇什麼人了,蘇榆北自然得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