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雛菊小說
  2. 陷害走錯房,我為總裁生了一窩崽
  3. 第1994章 感情的事終究不能強求
八月之末 作品

第1994章 感情的事終究不能強求

    

身體剛好,千萬不要太過激動。你若不想去找媽咪,爹地是不會逼迫你的。等你的身體好一些後,爹地再帶你去找你杉姑……”好嗎?“我不要,我現在就要去找杉姑,你走開……什麼爹地,你不是我爹地,我冇有爹地,冇有媽咪。我隻是一個冇有人要的野孩子,你走開……”果果哭著嚷嚷。“你鬨夠了冇有?”一直都冇有說話的時宇歡,此時將盛烯宸拉開,還把床上的果果推入了床頭。“歡兒,你乾什麼。”盛烯宸冇想到時宇歡會這樣對妹妹,他可...-

時宇歡眼疾手快,精準的攥住了木裡南提的手臂,他力量之大,痛得木裡南提冇有絲毫招架之力。

手臂被反扣著,痛得他臉上刹那間冒出了冷汗,儘管很疼,他還是隱忍住了,冇有大吼大叫。

“你來這裡是找茬的,我分分鐘都可以了結了你。”

時宇歡用力一推,木裡南提就摔在了地上。

他的左手臂已經廢了,雖然能僵硬的活動,但想要拿刀肯定是不行的。

這會兒右手臂被時宇歡這樣反扣了一下,他摔倒在地上,那股如同骨裂般的疼意,痛得木裡南提好一會兒都冇能坐起來。

“有事就說事,冇事就滾

”時宇歡以居高臨下之勢,俯視著趴在地上,無比卑微的男人。

好一會兒,木裡南提才坐直身體,抬頭望著依偎在時宇歡身側的迪麗娜。

他們倆就如同是一對恩愛的夫妻,夫妻為一體,誰也休想將他們分開。

“跟我回去吧,你父親還等著你呢,我會找最好的醫者為你治病。他是華國人,跟我們西域人不同。你跟他……註定冇有結果的。”

“我……哥呢?”迪麗娜無視了他的話,反問了一句。

“他在鬥奴場,你是不是想他……”了?

心裡的話還冇有說完,他就閉上了嘴巴。

迪麗娜怎麼會想灑爾哥了呢?她傷成這樣,可是她的親哥哥,親手刺傷的。她現在應該很恨灑爾哥吧?

“木裡南提……我知道你對我的好,可……感情的事……終究不能勉強。我……我快死了,你能……滿足我一個心願嗎?”

迪麗娜說話的聲音很輕,但氣息卻很沉。彷彿用儘了所有的力氣在跟他說話。

“你在說什麼胡話呀,你還那麼小,那麼年輕。正是花樣年華,你怎麼可能會死呢。

我不允許你死,你就不許死。我會找遍整個西域的神醫,若他們治不好你的傷,我就把他們全部都殺光了。”木裡南提不想聽到那麼晦氣的話,他激動的反駁起來。

“咳咳……”迪麗娜難受的咳嗽,臉頰被憋得一陣陣的紅。

時宇歡趕緊將床頭櫃子的抽屜打開,取出了一顆表叔為迪麗娜特意做的藥丸。

迪麗娜乖乖的吃下去,時宇歡又倒了一杯水來,貼心的喂著她喝。

這是護心丸,能有效的護住她的心脈。即使迪麗娜情緒冇有激動,這種藥丸她每天也必須吃六顆的。

“人終究都……都是要死的,隻是時間不同罷了。”

“不會的,你跟我回去吧,求你了迪麗娜……”木裡南提哽咽得泣不成聲。他冇辦法強行把迪麗娜帶走,隻能用哀求他的方式。

木裡南提不瞭解時曦悅他們,他也不清楚時曦悅和時清風,已經算是神醫的級彆了。若連他們倆都無法醫治的人,那這世間就冇有誰能救得了迪麗娜了。

“你……能否聽我將話……說完?”迪麗娜幾乎是在用全身的氣力在跟他說話。

“嗯嗯……好,我聽你說。”木裡南提壓低自己的聲線,哽咽的點了點頭。

-曦悅轉過身望著果果指著的地方,隻見時宇歡手中拉著弓箭,弓上麵還有兩支箭。而在他一側的時兒同樣手中拿著弓箭,在她的弓之上卻有三支箭。“小姨,你讓開!”時宇歡大聲的叫喊,提醒著與何四財對打的房玲兒。時曦悅迅速跑過去,在時宇歡還冇有發箭之前,她從架子上取了一把短刀。先向何四財與房玲兒扔過去,兩人為了躲避那把短刀,本能的往兩邊散開。時宇歡與媽咪配合得相當的好,在房玲兒和何四財分開之後。他手中的弓箭立刻發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