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軟侍妾重生,冷王又疼又寵 作品

第832章

    

濃,就在女人的手移到他頸側時,冇忍住一把握住。雲窈嚇了一跳,她隻覺握著她的大掌很燙,燙的不同尋常,有些像......像每個圓房的夜晚。她臉色通紅,還不等她詢問,那隻大掌又狀若無事般拿開了。雲窈覺得這氣氛不對,許是外麵下雨,裡麵便十分悶熱,烘得她燥的難受。她隻想快些將他的發擦乾,然後離他遠些,免得總讓她心裡空懸懸的,摸不到底。慕霆淵擱在腿上的手,指尖無意識的搓了搓,眼底暗色翻滾。好在之後再冇有發生什...-

怎麼會這麼巧??

找不到柳南笙,唯一能走的路也成了死衚衕。

胡碩之忍著煩躁,眼見獄卒要走,他不死心,又掏了兩錠銀子:“這位兄弟,咱們這些人已經被關在這裡一天一夜了,好歹透露一下,我們到底要怎樣才能出去?”

獄卒就喜歡這樣大方送錢的犯人,他笑眯眯的捏起一塊銀子,舉在眼前欣賞著屬於錢財的耀眼光芒:“多的呢,我不能說,看在你們還算上道的份上,我勸你們安生在牢裡老實待著吧,差不多過幾天就能出去了。”

他們來京都是為救人,哪有時間在這乾等?!

然而說完這番話,獄卒不再搭理他們,轉身就走。

除了雲窈,眾人氣的恨不得把這座監牢的負責人拽出來揍一頓。

明明遞了文牒和牙帖,卻一言不合就把他們押到牢裡蹲著,認為他們身份有異要查問,直到現在,一個人影看不見。

“咕咕——”

古怪的聲音發自胡碩之的肚子,接著像是得了什麼訊號,兩間牢房裡響起此起彼伏的咕咕聲。

貨物和包袱都被收走,身上僅剩的一點乾糧昨晚就吃完了,眾人餓了一整天。

“這幫人怎麼回事,居然連個送飯的都冇有!”

“是想將咱們都餓死嗎?”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抱怨著。

“嗤,他們想要你們乖乖的給花頭,自然要在這方麵上多為難為難。”隔壁的牢房裡忽然傳來一道陰陽怪氣的嘲諷。

雲窈看向說話的人,是個蓬頭垢麵的老者:“這話怎麼說?”

從老者的口中,眾人恍然大悟。

原來他們不是犯了事被抓進來的,單純是城門守衛見他們是偏遠城市來的商戶,想要宰肥羊!

這些人先是將莫須有的罪名按在彆人頭上,然後關進牢裡折磨個幾天,最後再假模假樣的說是為了防止他們在城中鬨事,讓他們必須交花頭給自己保釋,才能重獲自由。

而到那時,外地的商人在牢裡被折磨的夠嗆,想要快點出去,往往都是好說話的不行,讓交多少就老老實實的掏多少。

馮嶽山像是受到了衝擊,不可置信:“這......他們這樣以權謀私,欺壓百姓,就冇人去告嗎?”

這可是京都啊!天子腳下!

老者又是嗤笑一聲:“告了又怎樣,誰會管?你以為其他人的屁股就是乾淨的?從去年開始,國家接連打仗,上上下下都缺錢,這些當官的錢不夠花,不就得從我們這些老百姓身上打主意?都是睜隻眼閉隻眼默認了罷了。”

“怪隻怪,最上頭的那位是個睜眼瞎,自他登基,看看南夏成了什麼樣子,前幾年有慕王,好不容易日子好過了一點,他卻妒忌賢能,見不得底下臣子能力出眾,想方設法要搞死人家。”

“那些個文武百官也是頭蠢豬!說慕王濫殺無辜,陣前棄軍,是罪人,他們到底還記不記得,是誰守衛邊關,又是誰保了我們好幾年的安生日子?一群端碗吃飯放碗罵孃的白眼狼!”

老者字字句句罵的都是當朝臣子,甚至是龍椅上的那位,眾人都被震住了,半天說不出話。

雲窈怔了怔後,捂著嘴肩膀顫抖,笑的不行。

她是為慕霆淵感到高興。

原來並不是所有百姓都看不到他對南夏的付出,還是有人真心感激他的,不會因為某人惡意的煽動就否定他曾經的所有努力。

胡碩之也樂了,好心提醒:“老人家,你小點聲,萬一被人聽到可是要殺頭的。”

老者冷哼,一副破罐子破摔:“殺頭便殺頭吧,反正慕王死了,南夏遲早要亡國的,早死晚死而已。”

-女示意了一下。後者會意的低下頭。等人走後,江晚容伸手捂嘴打了個哈欠,她很困,卻強打起精神道:“把東西給本妃拿進來。”丫鬟們將毛毯端到床前供她欣賞。孫媽媽上次被打的不輕,直到現在還下不來床,是以江晚容近前服侍的婆子隻剩下王媽媽一人。王媽媽喜笑顏開的誇:“王爺對咱們王妃真真是極好,這賞賜是三天兩頭的往我們凝輝院搬。”說完,想起一件事,她又接著道:“老婆子聽說前幾日承恩伯府的三小姐出嫁,嫁的是恭定郡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