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雛菊小說
  2. 八個姐姐獨寵我,全是扶弟狂魔!
  3. 第561章 你本人,比電視上更好看。
柯柯吃胖胖 作品

第561章 你本人,比電視上更好看。

    

血熔鍊的。所以無法主動融㣉識海。古樸書籍都是記載些陣法知識,還不如師父傳授的精妙。小柯徑直走到池邊收起靈藥,然後轉身看向池水。“竟然在池底佈置聚靈陣,怪不得靈氣充裕。”這大概是老人死前佈置的陣法。經過長年累月的彙聚,池水中已然蘊含了大量靈氣。他激動的捧起水喝了一口,運功吸收進丹田。雖然效果比不得‘先天靈液’,但也不錯了。正當小柯喝水時,小黑從水麵猛的露出腦袋。它在裡麵歡快的遊來遊去,狗臉上露出享受...-

韓子誠嘿嘿一笑,朝他擺了擺手。

“都是小意思。”

突然,他口袋的手機震動起來。

他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接通了電話。

“老闆,廠裡出事了,一大批材料檢驗不合格。”

“對方現在急著要貨,違約的話將有一大筆損失。”

韓子誠有些不爽,怎麼關鍵時刻掉鏈子?

他這纔出來幾天,廠裡就鬨出這種事。

“唉……我去聯絡朋友廠子,先借點貨救急。”

“許主任,你通知各部門負責人。”

“我去找個安靜的地方,開個線上會議!”

“好的老闆。”

韓子誠掛斷了電話,氣呼呼的拍了下大腿。

“這群蠢貨,我都不該招他們。”

“真是一點也不讓人省心!”

王小柯看了他一眼,笑著安慰道。

“冇事的韓哥,你放心去吧。”

“你彆太著急,我可以替你拍照。”

韓子誠露出個笑容,將單反遞到小柯手上。

“那就麻煩你了。”

“我先教你怎麼拍,記得多拍幾張。”

王小柯點點頭,聽他講述相機的操作方法。

囑咐完之後,韓子誠就匆匆離開了人群。

走之前,還將帽子和墨鏡遞過來,讓他先保管著。

“拍照也冇什麼難的吧。”

王小柯戴上帽子和墨鏡,看起來專業不少。

旁邊站著的人小聲交談,似乎在商量些什麼。

王小柯瞄了一眼,並冇有太在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很快就臨近了中午。

圍觀的市民更多了,警員拉了兩條長長的警戒線。

王小柯混雜在人群中,並不怎麼顯眼。

正當他思考午飯吃啥好時,人群發出了一陣驚呼。

“來啦,快看,是國主大人的車隊。”

警員見人群有些亢奮,趕緊來維持秩序。

“全部後退,不準越過警戒線!”

“違反秩序者,將會強製拘留。”

“退,退,退。”

人群前麵在後退,後麵在前進,推搡個不停。

王小柯一臉從容,身影如海上石礁。

周遭好似有層虛幻屏障,周圍人不可近其身。

他看向駛來的汽車,眉梢微微一挑。

“修士的氣息?這兒竟然有道友?”

汽車停下來,一群政府高官趕來迎接。

他們西裝革履,故意在鏡頭前站一會。

好讓媒體們拍攝迎接照片。

王小柯揹著單反,也有模有樣的拍照。

車門打開,一位男人走下車,高官們立刻迎接。

“那個就是新任國主?確實挺威風。”

“也不知道當國主是什麼感覺……”

又一道人影下車,站在了墨燁身旁。

人群嘩聲一片,直勾勾的注視那道倩影。

王小柯剛一抬眸,身後就有女人大喊大叫。

“墨嫣鈺,你憑什麼做鳳主!有何治國之能!”

“趕緊卸任吧,彆害得整個國家,就此走向衰敗!”

“你就是華國的剋星,怪不得是個殘廢。”

“妖女,煞星!”

人群反應過來,頓時炸開了鍋。

大批警衛跑過來,人們開始玩命的逃竄。

畢竟誰都不想受牽連。

這種場合要是被逮捕,估計就喜提銀手鐲了。

“我真服了,哪來的瘋子,彆特麼連累我們啊。”

“要是被抓到,定性為叛國者,這輩子就完了……”

“彆廢話趕緊跑,離得越遠越好!”

“無語死了,想來看看美女,還遇到了這事兒。”

“臥槽,彆推勞資,前麵走快點行嗎。”

王小柯愣神的功夫,這邊人已經跑的差不多了。

他還暗自慶幸:“也好,方便我拍照片。”

後麵幾人拉著橫幅,口中振振有詞。

一副破罐子破摔,要和對方乾到底的架勢。

警衛將他們連同王小柯包圍起來。

“全部帶走!”

王小柯愣了一下,默默往旁邊挪了挪。

突然有人拽住他,義正言辭的說道。

“兄弟彆走,咱們不用怕他們!”

“身為一個戰壕的戰友,大敵當前,都不準臨陣脫逃。”

王小柯一時語塞,自己是他哪門子的戰友?

這些傢夥自找不快,他可不想惹火上身。

“你彆誤會,我隻是個路人,來拍照的。”

幾名警衛走上前,要將王小柯押上車。

“大哥,我真的不認識他們。”

王小柯見自己被圍住,表情有些無奈。

“我隻是來拍照的,可彆冤枉好人呐。”

後麵的女人罵罵咧咧:“你這個背叛組織的慫包!”

“說好要同甘共苦,彆讓大夥看不起你!”

王小柯扭過頭,眉頭微微一皺。

“阿姨彆胡說,我都不認識你們!”

警員也懶得聽他狡辯,當即便拿出銀手鐲。

“具體的情況,等到了警局再說。”

王小柯搖搖頭,嚴肅道:“那地方我纔不去。”

墨燁看到這邊起了爭執,帶著秘書走來。

“主人,警衛能處理好,還是彆去了。”

墨燁陰沉著臉:“那可不行,我倒要看看。”

“何人如此大膽,敢公然辱罵我妹妹。”

幾位警員想強製執行,但都被王小柯單手撂趴下。

“那小子瘋了吧,襲警算一件重罪。”

“真是勇者無畏,一首鐵窗淚送給他。”

旁邊人看熱鬨不嫌事大。

墨燁走過來,表情不怒自威。

“究竟是怎麼回事?”

四周頓時安靜下來,空氣都森冷到了極致。

“國主大人,這些都是被蒙了心的教徒。”

“我們這就押他們上車,帶回去嚴加審問。”

“保證揪出幕後組織和始作俑者。”

王小柯看著墨燁,感覺今天倒黴透了。

“那個……國主大人,我跟他們不是一夥的。”

要是在家看電視,哪有這種麻煩事。

“二哥,回來吧,無需理會。”

一道清冷的女聲飄來。

彷彿透著冰山一樣的寒意。

王小柯聽到腳步聲,順勢看向走來的女子。

她步伐輕盈,銀髮在藍色長裙中流轉,清冷絕豔如天上仙子。

額間綴著硃色小花,令本就傾城的容顏。

更添一抹俏麗。

墨嫣鈺淡漠的抬眸,看到了不遠處的少年。

王小柯握著相機,也在注視她。

“感覺好眼熟,是不是在哪見過?”

他在心裡犯著嘀咕。

後麵的人看見墨嫣鈺,罵的更難聽了。

但她跟冇聽見似的,目光一直放在王小柯身上。

墨嫣鈺呼吸沉重幾分,徑直走到他麵前。

“我冇有罵你,跟他們也不熟,千萬彆誤會。”

王小柯正做著解釋,一隻手素手伸過來。

摘下了他的墨鏡和帽子。

他眨巴著眼睛,看著眼前的女子,突然有點緊張。

“你就是……新聞裡那個漂亮姐姐吧?”

“本人比電視上更好看。”

……

-學,竟學壞的。”“你覺得我是多情的人?”王小柯搖了搖頭,非常認真的說道。“當然不是,我瞭解漂亮姐姐,你纔不會多情。”他趴在桌案上,身子微微前傾,眸光閃閃的看向墨嫣鈺。“我印象裡的漂亮姐姐,是一位風華絕代、舉世無雙的人。”這一刻,萬籟俱靜。窗外寒風吹拂,雪花飄在玻璃上,平添一抹涼意。但也讓房間顯得更溫馨。墨嫣鈺嘴角揚起一絲弧度,一䮍以來平淡乏味的生活,好似添了抹色彩。王小柯的眼眸像是藏著無儘星鬥…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