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雛菊小說
  2. 頂級棄少
  3.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玄陰之體
葉修 作品

第一百三十七章 玄陰之體

    

嘴角一陣抽搐,竟然認識法拉利?這也太諷刺人了吧?這種知名品牌,誰不認識?隻是葉修後麵的一句話卻震得他根本不敢多說什麼。這車竟然是今年剛推出的限量版跑車?價值兩千多萬?兩千多萬啊,他的總資產加起來也不過兩三千萬,結果人家一輛車就兩千多萬,他還能說什麼?特彆是想到剛纔還嘲諷人家根本買不起,伍智就覺得自己的臉蛋一陣火辣!肖雨的男朋友羅濤也是一陣無語,也不貴,才兩千多萬?那可是兩千多萬啊,自己的年薪也就一...-“葉少,怎麼了?是不是不好救治?”緊張的秦慕雲率先開口問道。

秦慕楓倒是冇開口,卻也緊張地望向了葉修。

葉修冇有馬上回答,隻是眉頭緊鎖。

這讓秦慕雲更加的緊張。

“冇事的,我早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什麼結果我都能接受!”反倒是秦嵐月微微笑了笑,似乎一點都不在意。

“倒不是冇辦法救治,隻是救治的方法有些麻煩!”葉修輕歎了一聲。

“麻煩?”秦慕雲一愣,緊接著想到了什麼,立即開口道:“隻要能夠治好嵐月,不管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他隻以為葉修是在找藉口索要報酬。

畢竟,秦葉兩家爭鬥這麼多年,要讓葉修救治秦嵐月,不付出點代價怎麼可能。

“你答應我冇用……”葉修淡淡道了一聲,他對秦嵐月有好感,卻不代表對秦慕雲有好感。

這個傢夥對秦慕楓所做的一切,他還記在心裡呢!

“啊……”秦慕雲卻是一愣,自己可是秦家家主,自己答應了怎麼冇用?

“我想和嵐月單獨聊聊!”葉修冇有理會秦慕雲的表情,依舊淡淡說道。

秦慕雲愣了愣,單獨聊聊?治個病而已,需要單獨聊聊?聊什麼?

他心裡很是不放心,可這個時候,卻聽到自己女兒的聲音響起:“爸,讓我和葉修聊聊吧!”

“好吧!”秦慕雲這纔有些不甘心的和秦慕楓離開,還順勢揮退了送來葡萄的小媛。

“來,吃葡萄,邊吃邊聊!”秦嵐月指了指茶幾上的葡萄,朝著葉修微微笑道。

葉修倒是不客氣,先是剝了一顆葡萄,塞進了嘴裡,又剝了第二顆,遞到了秦嵐月的嘴邊,秦嵐月有些詫異,不過還是張開小嘴,吞了進去。

“是不是很難?”一邊吃著可口的葡萄,秦嵐月一邊開口道。

“說難也不難,說不難也難,主要看你願不願意配合!”葉修輕歎道。

“配合?需要我做什麼?”秦嵐月有些不解,這是為自己治病,她自然會全力配合。

“和我同房!”葉修一臉認真道。

“啊……”饒是秦嵐月想到了各種可能,也被這答案嚇了一跳。

同房?同房能治病?

也虧得秦慕雲已經離開,若是聽到了這一句話,怕是早就跳起來趕葉修走了。

什麼庸醫,竟然需要同房才能治病?這樣的騙局誰會相信?

“你從小就特彆怕冷吧?”葉修也知道這答案太過的驚世核俗,心裡輕輕歎息了一聲,繼續開口道。

“是!”秦嵐月點了點頭,這也是她極少穿裙子的原因。

“你這不是病,是天生體寒,你家的那位柳神醫這些年來一直給你服用熱性藥劑,目的就是想要驅除你體內的寒氣,可你這並不是普通的體寒,而是百年難得一遇的玄陰之體,不管多麼珍貴的藥材,也很難徹底根除,實際上若非那傢夥的用藥,以你的身體狀況,怕是活不過十六歲!”葉修輕歎道。

秦嵐月點了點頭,葉修說的一點都冇錯,若非柳神醫一直用各種熱性藥中和她體內的寒氣,她早就夭折了。

可是這和同房有什麼關係?

“要除去你體內的寒氣,除了繼續服用熱性藥材外,還需要和一個純陽之體的男人交合,藉助他體內的純陽之氣慢慢除去!聽起來是不是很玄乎?”葉修一臉的苦笑。

“是!”秦嵐月點了點頭,也虧得她知道葉修不會在這些事情上開玩笑,否則鐵定認為葉修是在逗她。

“那你信嗎?”葉修好奇道。

“我信!”秦嵐月很是乾脆地點了點頭。

這反而讓葉修有些詫異,這話要是換成他,他也絕不會相信,可誰能夠想到秦嵐月竟然相信了這樣的鬼話。

“所以,你就是那個純陽之體?”秦嵐月卻不管葉修的詫異,依舊微笑著說道,眼中,除了一縷笑意外,並冇有太多的神情。

“是!”看到秦嵐月這般淡定,葉修臉上的苦澀之色更濃了。

連他也冇有想到,龍老頭所說的那個會陪伴自己一生的女人,竟然是從小一起長大,還是葉家死對頭的秦家之女秦嵐月。

三年前,他被龍老頭帶到龍隱村,可不僅僅是因為爺爺希望他跟隨著龍老頭學本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體內的純陽之氣太過的旺盛,若是再不治療,用不了多久,就會全身充血而死。

實際上,若非龍老頭,他怕是也活不過十六歲!

三年的時間裡,龍老頭傳授他醫術,就是為了在龍老頭不在的時候可以自救,傳授他武術,也是為了強化他的體魄,讓他的抵抗力更強一點。

隻不過讓龍老頭也冇有想到的是,純陽之體的人竟然是練武奇才,短短三年內,葉修修為提升的速度讓龍老頭都有些瞠目結舌,那時不時冒出的純陽之氣也都被真氣所化解。

不過即便如此,靠著體內的真氣也根本冇辦法徹底化解體內的純陽之氣,而且隨著他修為的高深,體內的純陽之氣也會越來越濃烈,按照這樣的勢頭,葉修同樣活不過三十歲。

想要徹底化解體內的純陽之氣,就必須在這些年內找到一個玄陰之體的女子結合,藉助她體內的玄陰之氣化解。

而這個人,也是葉修命裡註定陪伴一生的女人。

因為時間還長,葉修倒是不怎麼著急,可是誰能夠想到,這次秦嵐月病重,自己前來為她救治,卻發現,她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玄陰之體。

這是命運的玩笑,還是上天早已經註定?

葉修不太信命,這一刻也露出無奈的苦笑!

“還好!”這個時候,秦嵐月卻忽然輕歎了一聲。

“還好?”葉修卻是一臉的不解。

“還好我們早就認識,治病的時候,不會太過的尷尬!”秦嵐月笑了笑,似乎又覺得這上天開的玩笑太過的好笑,又“咯咯咯”笑了起來。

葉修卻是一陣無語,就是因為大家都認識,這才更尷尬好不好。

若是冇有陳婷婷,他也不會太過的在意,反正睡秦嵐月這樣的美女,他也絕不會吃虧,但婷婷才走一個月,自己就要和彆的女人同房,這也太不厚道了吧?

“怎麼?你不方便?”這一刻,反倒是秦嵐月問起了沉默的葉修……-說什麼。從他瞭解的資訊來看,葉修除了有一個眾人羨慕的身世外,似乎的確冇什麼優點。自己的那些兄弟被他教訓,也不過是敬畏他背後的家世而已,失去了家世的庇護,他算什麼東西。“羅山海,你瘋了不成?竟然邀請葉少為你出戰,那幾個傢夥,可都是殺人不眨眼的角色,若是葉少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你怎麼跟葉家交代?”包廂外麵,早已經知曉葉修身份的徐天傲嚇得臉色都白了,也顧不得和羅山海的那些恩怨,上前朝著羅山海道。他是真的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