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雛菊小說
  2. 慌!把前夫扔給白月光後,他瘋了
  3. 慌!把前夫扔給白月光後,他瘋了良心推薦 第73章
阮南枝傅祁川 作品

慌!把前夫扔給白月光後,他瘋了良心推薦 第73章

    

的時間,可以用來做你喜歡的事,況且如今院子內人手夠,你跟舟舟她們輪流來我身邊伺候,時間充裕。”“你問問舟舟她們喜不喜歡,若都喜歡,我就找人來院子裡教。”明月眼圈一紅,她連忙應聲道,“多謝小姐,奴婢這就去!”顧煙羅含笑看她離開。邁步往前,就看到玉清院東麵的假山一側,知秋正帶著幾個下人練武。這京城風水養人,她回京這段時日,肉眼可見比在十裡村時白嫩不少,小臉圓嘟嘟的,嫩白的好似能掐出水,像個軟萌的小兔子...--急救箱,拿出碘伏和藥膏走過去,在他身前站定。

額頭上的傷口觸目驚心,我微微低頭,一手扶著他的後腦勺,一手替他擦拭血跡。

爺爺倒是下了重手,剛擦掉血跡,又有新的滲了出來。

我看著都覺得疼,“疼嗎?”

“疼,很疼。”

他仰頭看著我,眸子如黑曜石一般,晶亮逼人。

我心裡一軟,朝傷口處一邊吹氣一邊消毒,就見他心滿意足地開口:“這樣就不疼了,謝謝老婆。”

“我們都要離婚了……”

“叫習慣了。”

他略有些落寞地垂下眼睫,長睫覆下,很有幾分人畜無害的感覺。

我心裡也一酸,“冇事,以後慢慢改吧。”

總能改的。

就像我也習慣了,每天睡覺時,一翻身能抱住他的腰,鑽進他的懷裡。可是,這段時間,我經常一翻身摸空後,會半夜醒來發很久的呆,又渾渾噩噩地睡去。

很多人都說,兩個人分開,最難的不是分開,是去適應冇有彼此的生活。

空蕩蕩的房子裡,你開口叫那一聲的時候,不會再有人迴應。

但是好在,時間是最好的止痛藥。

總有天,會過去的。

傅祁川默了默,突然啟唇問,“一定要改嗎?”

“不然呢,傅祁川,我們都會開始新的生活。你會,我也會。”

我擰開藥膏幫他擦上,又貼好一個創口貼,“好了,藥擦完了。”

話落,我直起身子,轉身要走。

爺爺那裡,氣恐怕還冇消,要去勸勸才行。

“哪裡擦完了?”

傅祁川開口反問,在我疑惑的神情下,他指了指後背,一瞬不瞬地望著我。

“背上,也很疼。老爺子今天鐵了心替你出氣,要不是殺人犯法,他恐怕能打死我。”

“爺爺一時氣頭上而已,哪裡會真對你下重手。”

我抿了抿唇。

他開始解襯衣鈕釦,隻是因為肩膀也有傷,動作很慢,“你看看就知道了。”

“……等等。”

我還是覺得,我們之間應該有點界限感比較好,“我們這樣,不太合適。背上的傷我去叫傅衿安來給你擦。”

“為什麼不合適?”

“我們要離婚了,傅祁川,隻差一張離婚證而已。難道不應該有點界限嗎?”

“那也隻是要離婚了,不是已經離婚了。”

他突然長臂一伸,微涼的手指探進我的衣領,在鎖骨處勾出一條項鍊,盯著墜在上方的一枚戒指,眸光灼灼。

“你看,你也是放不下的。”第53章清除我身上關於他的痕跡

我心中一窒。

整個人瞬間就被一種說不出來的難受席捲了。

這枚戒指,是我們的婚戒。

結婚那會兒,他雖不在乎,但爺爺卻是樣樣都給我這個孫媳婦最好的了。

百萬彩禮、天價婚房、以及找頂級珠寶設計師私人訂製的對戒。

後來,彩禮給了姑姑報答養育之恩。

婚房也冇有我的容身之地。

能日日陪著我的,隻剩這枚戒指了。

初入婚姻的時候,我滿心歡喜--後來彆無他法,用儘全力才長成了頑強的野草。如今,這卻成了他一次次讓我受委屈的原因嗎。“那你有冇有想過,南枝自幼無父無母,在姑姑家寄人籬下長大,你知道她看了多少白眼?如果不堅強獨立,她又能指望誰?”爺爺喟歎一聲,恨鐵不成鋼地質問:“指望你嗎,指望你這個隔三差五就傷透她的丈夫?”傅祁川眼眸倏然黯淡,“她,從未和我聊過這些。”“是你還不配讓她和你聊這些,摸著良心問問你自己,有冇有當過一天的好丈夫。”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