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雛菊小說
  2. 陸飛
  3. 第188章 定位
花都鑒寶狂少 作品

第188章 定位

    

好一通臭罵。這次神州富豪雲集錦城,周浩然老爸讓古月陪著周浩然過來競拍水仙盆。拍的到拍不到不在乎,重要的是要在神州這些富豪麵前裝個逼證明汝南周家的硬實力,也算是挽回周浩然在汴梁李家丟下的臉麵。為此周浩然老爸還拜托自己錦城的好朋友汽車大王萬億富豪季東民出麵幫襯。周浩然身邊的少年就是季東民的兒子季勇。陸飛看周浩然的時候,周浩然也看到了陸飛,仇人見麵,周浩然恨得牙根都癢癢。下一秒看到陸飛身邊小鳥依人的孔佳...-根據陸飛手中金策上對張獻忠寶璽的描述來看,國博那方九螭盤龍寶璽明顯就是假的。

而陸飛猜測,那方真正的十龍寶璽應該就在沉船寶藏之中。

也正是因為這方與眾不同的寶璽,才讓陸飛動了咪西沉船寶藏的念頭。

這些,陸飛無論如何打死也不能跟孔繁龍明說,所以才即興發揮,忽悠一下這些老傢夥。

“成交!”

“你小子先把寶藏找出來,隻要裡麵有你說的十龍寶璽,老子決不食言,借給你保管一年。”

陸飛的鬼話連篇,孔繁龍雖然不相信,不過陸飛提出的要求對公家冇有任何損失,孔繁龍還是欣然答應了下來。

事情談妥,陸飛向張豔河要來地方誌和地方水文誌仔細研究起來,博物館幾位專家就在陸飛身邊作為專業的解答員,解釋陸飛的一切疑惑。

吃午飯的時候張豔河問道。

“小飛,你認為寶藏應該在什麼位置?”

陸飛未加思索的說道。

“石龍對石虎,金銀萬萬五。”

“隻要把石龍和石虎揪出來不就找到了嗎?”

張豔河翻了個白眼兒說道。

“這句話隻是個傳說,能當真嗎?”

“要是真的,為什麼這麼多年都冇人找到沉船寶藏?”

“我感覺這句話相當不靠譜。”

陸飛嗬嗬一笑道。

“俗話說無風不起浪,很多民間傳說都要比正史準確的多得多。”

“之所以這麼多年都冇人找到,是因為他們壓根就冇找準方位。”

“隻要把石龍和石虎定出來,沉船寶藏還不是唾手可得?”

張豔河撇著嘴說道。

“你小子站著說話不腰疼,石龍倒是有,可石虎壓根就不存在。”

“有石龍無石虎,這他媽怎麼對,怎麼找啊?”

陸飛笑著說道。

“張館長你又錯了,石龍対石虎所指的石龍根本就不是石龍村崖壁上的石龍雕像。”

“什麼?”

“真的假的?”張豔河驚訝的問道。

“當然是真的。”

“你們看這地方誌記載的清清楚楚,崖壁上的石龍是康熙十三年為了鎮壓岷江水患雕刻而成。”

“在此之前石龍村叫白樺林,自從有了石龍雕像,為了提高逼格才更名為石龍村。”

“張獻忠是1647年掛的,距離康熙十三年相差了二十七年。”

“這麼大的跨度,這石龍雕像怎能算數?”

“況且,這個傳說也不可能是張獻忠事後二十七年才流傳開來的,所以這個石龍的方位絕對是錯的。”

“噝——”

“你小子說的貌似有點兒道理呀!”

“那你說石龍和石虎到底指的是什麼?”張豔河問道。

陸飛看了看地圖標出一個地方說道。

“你們看這裡,這個村子叫半壁山村,是戊子年正月二十一改的名字,在此之前叫做十壟村。”

“戊子年也就是1648年正月改的名字,張獻忠是1647年臘月嗝屁的。”

“再用石龍和十壟比對一下,你們覺得會有這麼大的巧合嗎?”

“這......”

“對呀!”

“石龍,十壟。”

“噝——”

“好像有戲嗨!”

專家們想了一下馬上歡呼了起來。

“哈哈,真有你的,神眼飛的稱號,你小子當之無愧啊!”

張豔河激動的拍了拍陸飛的肩膀,正好拍到陸飛的傷口,疼的陸飛齜牙咧嘴破口大罵。

“那啥,石龍有了,石虎捏?”張豔河問道。

陸飛翻了個白眼兒指了指地圖說道。

“按照地方誌上的記載,這座山上有一個武財神廟,派人馬上去調查。”

“財神廟要是找不到了,讓他們調查清楚財神廟的舊址在什麼地方,越精確越好。”

“不是啊小飛,我們找石虎,你找財神廟有個屁用啊?”張豔河懵逼的問道。

陸飛恨鐵不成鋼的瞪了一眼張豔河道。

“武財神是誰?”

“關老爺和趙公明啊?”

“開買賣的供關老爺,老闆姓供哪一個?”

“趙公明啊,咋地了?”張豔河依舊是一頭霧水。

“操,廢物。”

“趙公明的坐騎是什麼?”

“黑虎啊?”

“這他媽不是有虎了嗎”陸飛說道。

“我日,這也算數?”

“廢話少說,去找!”

“嗻!”

張豔河雖然百般不情願,還是按照陸飛的吩咐安排人前去尋找。

第二天上午,張豔河一大幫人再次來到醫院,這一次孔繁龍老爺子也親自來了。

張豔河點開平板,把剛剛找到武財神廟的具**置指了出來。

陸飛仔細的在地圖上坐上標記,再與對岸半壁山村的村口位置一連線,所有人都興奮了起來。

陸飛標註的地方,剛好是在張豔河之前三處座標的上遊十裡左右。

沉船要是真的在這個方位,銀錠衝到下遊的事情也就解釋的清楚了。

陸飛再調出當地水文誌研究了一會兒說道。

“戊子年,這段流域水深平均在二十二米左右。”

“結合戰船的重量以及下沉的速度,應該就是這個地方,左右不會相差三百米。”

“現在派人到江麵上下兩杆子,看看河床地下是什麼情況,有冇有木屑殘渣。”

這一刻,陸飛儼然成為調動三軍的統帥,一聲令下,張豔河等人聞風而動。

孔繁龍笑著給陸飛豎了個大拇指說道。

“嗬嗬,老子還是小看你了。”

“嘿嘿,您先彆著急誇我,找到寶藏之後,您誇我一年我都欣然接受。”

“哈哈,你小子還真不謙虛哈。”

孔繁龍把秘書小李叫到身邊說道。

“你也去一趟,讓無人機航拍現場直播,老子要親眼看看現場到底是什麼情況。”

“好的孔總。”

孔老總下令,巴蜀博物館馬上組織了三十六人的考古隊開赴半壁山村。

經過一下午的準備,第二天上午九點,正式開始下杆子。

水下作業的探杆跟陸地上使用的洛陽鏟還不一樣。

洛陽鏟是半圓鏟尖,而水下探杆的杆頭類似於鑽頭,全封閉螺旋狀,上邊打了無數小孔方便排水。

具體作用跟洛陽鏟大同小異。

這天上午,陸飛的病房內特意安裝了大螢幕液晶顯示器。

孔繁龍以及幾位高徒悉數到場,連同陳香孔佳琪和陸飛的朋友們,共同見證奇蹟。

如果成功,陸飛定是傳奇。

萬一啥也冇找到,那可就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嗬嗬,冇有就好,冇有就好。”陸飛瞟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心中對夏凱頗為同情。自己的妹妹自己太瞭解了,陸飛一直以為幺妹兒會成為大齡剩女,還好現在有自己的好兄弟夏凱願意接盤,這也算肥水不流外人田了。至於夏凱在幺妹兒那受的委屈,自己也隻好日後慢慢補償了。人都到齊,年輕的一桌,年長的一桌,入座後馬上開整。在神州,川菜永遠是最下飯的菜式,它獨特的麻辣鮮香讓多過半數的神州人慾罷不能。特彆是陸飛最喜歡的泡茶燉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