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雲肖雪燕 作品

第8章 強勢崛起

    

是與其他功法的境界冇有出入。從武道十重境後,依次是化海境,靈武境,真武境,地武境,天武境,天尊境,化神境……等等。化海境後,每一個境界都分為九重天。試探著運轉了一遍太上武神決功法,頓時,隻覺得天地靈氣彷彿瘋狂似的朝著他的身體狂湧而來。比曾經巔峰時候的他吸收靈氣的速度還要快上數倍不止。而他吸收進來的這些靈氣,在經脈中運轉了幾個周天後,沉澱在那金色圓珠開辟出來的一個細小空間中,起到丹田作用。吳雲欣喜,...--麵對吳雲這勢如破竹的一槍,狂暴獵人麵露驚喜,這是種看到一頭追捕了許久的肥羊送上門來的喜悅。

直接以咽喉迎了上去,對於自己的銅牆鐵骨他有著絕對的自信。

除非是一名六重天修者,否則冇有人能夠破開他這銅牆鐵骨,這也是他在五重天武鬥台上所向無敵的絕招之一。

“啊!”

吳雲一聲低沉的怒吼,長槍刺去。

他能夠感覺到,槍尖已經碰觸到對方的咽喉了,與上次一樣,對方的皮肉太過堅硬,普通兵器根本無法穿透。

“受死吧

狂暴獵人以咽喉頂著吳雲的槍尖,臉上露出一抹猙獰的冷笑,手上鐵鏈已經蓄勢待發。

“啊!給我穿

吳雲一聲長嘯,體內金色圓珠突然發力,這一瞬間,吳雲彷彿擁有了無窮的力量。

原本如同刺在鐵板上的槍尖,前方忽的一軟,長槍飛速往前刺去。記住網址

再看時,吳雲已經鬆手,而他的長槍已經徹底洞穿了狂暴獵人的咽喉。

安靜,諾大一個武鬥場出奇的安靜。

上一次這麼安靜,還是十天前肖雪燕突然出現在武鬥場內。

短暫的片刻之後,人群終於爆發,所有人不可置信的驚呼。

武鬥台上,吳雲捂著身旁鮮血直流的傷口,看著眼前奄奄一息的狂暴獵人。

此刻,他那張猙獰的臉上已經失去了血色,從殘暴黝黑,逐漸變得蒼白無力。

他似乎是想說話,可他的咽喉已經被洞穿,根本說不出話。

隻聽到他咽喉裡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一口口鮮血從嘴裡流出。

砰!

狂暴獵人那粗壯的身體就這麼倒在了武鬥台上。

他的眼中滿是不甘與後悔,但一切都晚了。

場下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

今天以後,生死武鬥場的所有人都記住了這個不願以真麵目示人的麵具人,黑炎。

遠處,柳林淡然一笑,身為身死武鬥場的副會長,早已看慣了生死,並不覺得有多稀奇。

隻是他看向吳雲的眼神,多少有些怪異。

吳雲不知道,其實他的身份,早已被生死武鬥場的幾個高層知曉。

隻見柳林緩緩走上武鬥台,站在吳雲身旁,朗聲道:“這一場越級挑戰,黑炎勝出

而後他又低頭看了眼地上的狂暴獵人,道:“來人,把失敗者抬走

至此,吳雲在生死武鬥場的第一次亮相短暫而轟動地結束,回到武鬥場後台,柳林親手將他抵押的那一塊玉佩以及一顆造化丹遞交到他手中。

道:“很好,黑炎,這是你的物品

吳雲微微點頭,“多謝

“且慢

吳雲剛要離開,卻被柳林叫住。

“怎麼?”

“實不相瞞,在下很欣賞小兄弟的膽識與實力,想與小兄弟交個朋友,日後若你還想來武鬥場,可以直接找我

柳林這突如其來的橄欖枝,吳雲有些愣住了。

“這算是見麵禮

柳林從儲物戒中又拿出一枚造化丹遞給吳雲。

“這……”

“不必客氣,收下便是

柳林微笑道。

“多謝

吳雲想了想,接過造化丹,他現在最稀缺的便是造化丹,既然對方主動贈予,自然不必客氣。

“告辭!”

“慢走

柳林拱手相送,吳雲有些奇怪,照理說,堂堂生死武鬥場的副會長就算是他的父親吳家家主來了,也未必會如此禮貌,可為何對他卻……

搖了搖頭,既然想不通那就不想了,轉身離開房間。

“期望我們很快就能再見

身後傳來柳林的聲音。

吳雲離開後,會長李連房間內,柳林推門而入。

李連道:“走了?”

柳林道:“剛走,不過他很快就會回來

“哦?怎麼說

柳林笑道:“哈哈,在這星羽城內,肖吳兩家本就是麵和心不和,如今肖家靠上了飛雲宗,若是吳家這小子再不有點作為,他吳家恐怕會大難臨頭,所以,我料定他必定還會為造化丹而來

李連皺眉道:“可吳家這小子不是為了救肖家姑娘才落得如此地步嗎?莫非肖家人當真落井下石?”

柳林笑了笑,冇有再說話,但他們都是聰明人,心照不宣。

吳雲繞過吳家守衛,回到房中,摘下麵具,去藥房拿了些療傷藥,簡單處理了一下被狂暴獵人抽裂的傷口後,準備開始修煉。

盤坐在床榻上,回想起走時副會長柳林和他說的話。

自語道:“再見?我們自然很快便會再見,我不僅需要造化丹,我更要在十天後,將我的勝場和勝率衝到肖雪燕上麵,決不能讓她拿到火雲靈草

吞下一枚造化丹,藥效很快在體內融化。

太上武神訣飛速運轉,瘋狂的將造化丹的藥力化作修煉的靈氣。

兩個時辰後,這一枚造化丹被完全吸收。

而在造化丹與太上武神訣的雙重運轉下,吳雲體側的那一道傷口也開始癒合。

兩個時辰後,疼痛感基本消失,隻留下一道疤痕。

但吳雲的修為卻並未因為這一枚造化丹而突破,境界提升,越往後所需要的靈氣也就越多。

煉化這枚造化丹後,吳雲感覺到金色圓珠中的靈氣增長了許多,但距離突破還有一段距離。

吞下第二枚造化丹後,吳雲再次花了兩個時辰將藥力徹底吸收。

這一次,他終於感受到了那澎湃的衝擊感。

短暫的膨脹之後,修為終於突破,達到五重天。

吳雲打出一道靈氣,感受了一番體內修為,自語道:“這造化丹果然奇妙無窮

而後他又盤坐在床榻上,開始穩固自己的修為。

第二日一早,吳雲長身而起,戴上麵具,前往生死武鬥場。

武鬥場內,依舊人聲鼎沸,在整個星羽城,這裡當屬最熱鬨的地方。

吳雲大步踏入,聽到有觀戰之人輕聲議論。

“唉,這生死武鬥場少了我們星羽城第一天驕肖雪燕的參賽,缺乏太多看點了

“此言差矣,你怕是不知道昨日那個叫做黑炎的新起之秀,那精彩程度絕對不輸肖雪燕的武鬥台

“對對,我也看了昨日那一場,以四重天修為越級挑戰號稱無敵於五重天的人肉切割機狂暴獵人,最後將其反殺,那才叫精彩,隻是昨日他也受了不輕的傷,今日應該不會來了

吳雲笑了笑,走上前去,笑著道:“誰說受了傷就不能參賽了?”

“你是什麼人?不認識你,滾開

“黑炎!”

那幾人原本一副排斥的嘴臉怒斥吳雲,可當聽到吳雲自報姓名後,頓時目瞪口呆,大氣都不敢出。

--的,你肖家人的心是被狗吃了嗎?忘恩負義,當初要不是我兒吳雲,能有你女兒的今天?”吳家眾人都是怒目相對。肖龍臉上閃過一絲陰冷,而後鎮定道:“吳天,那我若告訴你,這一切都是我早已計劃好的呢?”“什麼?”吳天頓時暴怒,拍桌而起。砰的一聲,身前茶桌被拍成粉末。“哼哼,要動手嗎?奉陪雖身在吳家,可肖龍卻冇有絲毫懼色,他既然敢來,顯然也是早有準備。“肖龍,你給我說清楚,難道這一切都是你在三年前佈下的陰謀,隻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