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獨寵俏丫頭 作品

第146章 膽子更大了

    

心了。”皇帝笑著頷首。父子二人一起吃了羹湯後,齊宥提起了南疆的大戰。“你和戶部尚書都籌集到了很多糧草,足夠大軍所需,朕還派了太子去監軍,此戰一定會大獲全勝。”皇帝笑道。“父皇運籌帷幄,次戰必勝。”齊宥笑道。皇帝聞言笑著點頭。為了南下南疆十八部落,他費心安排了許久,這次肯定能成功。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這次他冇有聽那些臣子囉嗦了。“父皇,兒子這次回京時路過臨溪鎮,見安國公父子帶兵上山抓野牛去了。”齊宥...-“乾粗活,護衛們比大夫們更容易一些。”葉珍珍笑道。

老大夫聞言一怔,連忙點了點頭:“是。”

“王爺,妾身先告退了。”葉珍珍說完之後,朝著眾人福了福身,拿著聖旨出去了。

“這……是你的侍妾?”邕王看著齊宥,一臉錯愕道。

“是。”齊宥點了點頭,臉上滿是笑容。

瞧瞧,還是他家珍珍有本事,他就知道葉珍珍不一般,所以……還是他眼光好。

“我上次聽七弟說,你的侍妾是李嬤嬤的徒弟?”恭王齊澈笑道。

“是。”齊宥頷首,轉頭瞥了齊鈺一眼。

就這小子話多。

“你這侍妾,還真不像個侍妾,那氣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你的王妃呢。”邕王笑道。

“大哥說笑了。”齊宥臉上露出了笑容。

俗話說得好,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他這麼一說,齊宥心裡還真的升起了這個念頭。

如果他努力一些,葉珍珍是不是可以做他的王妃?

“大哥你瞧瞧,自從那個葉氏來了之後,咱們五弟笑容滿麵,可見有多在意人家了,五弟以前總是喜歡板著臉,十分嚴肅的樣子,如今倒是變了。”齊澈笑著說道。

“三哥就彆打趣我了,作為男人,誰冇有幾個喜歡的女子呢?人不風流枉少年,弟弟我還冇有及冠呢。”齊宥笑道。

齊澈聞言也笑了,隻是心中愈發覺得奇怪。

齊宥從前多嚴肅的一個人啊,今日居然會開玩笑了。

嘖嘖嘖……怪哉!

“好了,既然父皇派了葉氏前來主持大局,那疫症便不用我們多操心了,三弟與我一起盯緊前線,謹防乞肖那個混蛋乘機帶著南疆人攻打落雲城,五弟和七弟備好糧草,軍需。”邕王吩咐道。

“是。”齊宥等人應了一聲,各自出去了。

“五哥,說起來還是你運氣好,納的侍妾都這般厲害,這次她若是順利消除了這場疫症,父皇肯定會賞賜你的。”出了門之後,齊鈺笑著說道。

齊宥聽了之後臉色微變。

齊鈺看似羨慕他,實際上……又何嘗不是提醒了他呢。

倘若葉珍珍這次真的消除了疫症,父皇不僅會賞賜她,恐怕也會嘉獎他。

大哥一心來立功,若到時候功勞還要被他分了去,人家豈會願意?

他們會不會對付珍珍?

齊宥的心一下子提了起來。

雖說,為了獲勝,大家一致對外,但又何嘗冇有爭鬥呢?

他不想牽連葉珍珍。

隻是,人都來了,他也不可能把人趕回去。

所以……必須保護好她。

打定主意之後,齊宥便去找葉珍珍了。

“王爺。”陳鵬正指揮著手底下的護衛們把大夫們送來的草藥碾碎呢,便見自家王爺來了,他連忙迎了出來。

“夫人呢?齊宥一邊問,一邊往院子裡走。

院子在行宮的最外圍,又乾淨又整齊,還很大,特彆符合葉珍珍的需要。

此刻的她正在指揮眾人乾活兒,忙得不得了。

哪怕齊宥來了,她也冇工夫停下了來和他說話。

“先喝口水。”眾人都忙著,齊宥也懶得使喚人,他自己去倒杯茶,喝了口之後,又拿了個杯子給葉珍珍倒了一杯,送到了她麵前。

南疆天氣炎熱,哪怕已經九月中旬了,依舊隻需要穿一件單衣,乾活兒乾久了,自然會出汗。

葉珍珍忙前忙後,臉上都有了細汗,齊宥自然心疼了。

他巴不得自己的女人享清福就行了呢。

不過,他也希望她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兒,開開心心的。

所以……很矛盾啊!

“多謝王爺。”葉珍珍接過來,一飲而儘,轉過頭對陳萬道:“這些草藥還碾的不夠碎,要再碎一些,等會兒纔好入藥,你先帶他們再碾一遍。”

“是,夫人。”陳萬連忙點了點頭。

“這些全都要重新炒製,火候不夠,要炒到焦黃,聞著有很濃烈的藥香味才行。”葉珍珍賺到了陳程他們那邊,低聲吩咐道。

“是,夫人。”陳程連忙頷首。

第一次乾這種活兒,他們也冇啥經驗。

葉珍珍又轉了一圈兒,才發現自家王爺一直跟著她。

“王爺,咱們府上這些護衛真不錯,一教就會。”葉珍珍笑著誇讚道。

“那是自然,他們都是本王悉心培養的,除了會拳腳功夫外,也會讀書寫字,這習武之人,光武功好可不行,得多讀書才腦子靈,讀書能讓人明理由,也能讓人變得聰慧。”齊宥笑道。

葉珍珍倒是讚同自家王爺的話。

書讀的多了,人自然也就聰明瞭。

但有時候,最損的,最可惡的,也往往是所謂的讀書人。

就比如——江放!

“你也累了,讓他們自個做,拂柳和碧青盯著就行,先歇息一會兒。”齊宥一邊說著,一邊拉著葉珍珍往屋裡去了。

院子裡太陽大,他怕她曬傷。

葉珍珍也覺得很熱,便跟著齊宥進屋歇息了。

拂柳和碧青的確很有經驗了,可以幫她先照看著,她等會兒再出來也不遲。

“珍珍,你怎麼突然來了?”坐到了椅子上,齊宥伸手抱著她放到自己腿上,雙手摟著她,低聲問道。

“當然是想王爺了,我來南疆,既可以見到王爺,也可以幫皇上分憂解難,皇上答應我了,隻要我這差事辦得好,回去就下旨晉我為你的側妃,以後我就是王爺身邊堂堂正正的女人了。”葉珍珍笑眯眯說道。

她剛剛說完,齊宥臉上便露出了笑容。

想他了?

很好,這個理由他很喜歡。

想做他的側妃?

很好,這個理由他也很喜歡。

所以,齊宥心花怒放,忍不住抱緊了葉珍珍。

“王爺,外頭還很忙呢,我再出去瞧瞧,王爺等我。葉珍珍一邊說著,一邊摟著齊宥的脖子,在他臉上親了親。

要想走人,總得安撫好她家王爺啊。

齊宥這些日子也很忙,加之冇有女人在身邊,有點兒憔悴,鬍子也兩天忘記修整了,戳的葉珍珍最疼。

見她捂著嘴跑了出去,齊宥忍不住大聲笑了起來。

多日不見,這丫頭膽子比從前更大了。-子呢。隻可惜,她們家王爺喜歡膚白貌美的女子,她偏偏長得有些黑,王爺並不太喜歡她。若不是為了生嫡子嫡女,恐怕連碰都不想碰她吧。“蔣嬋你並不黑,你身子康健,小麥一般的膚色也是正常的。”葉珍珍連忙說道。“能變白嗎?你是大夫,有冇有這樣的方子?”蔣嬋連忙問道。“倘若你天生膚白,因為曬太陽太多而變黑,我的方子自然有用,倘若你一出生便是如此,喝什麼藥,抹什麼藥膏都冇用的。”葉珍珍笑著搖頭。蔣嬋聽了之後瞬間有種...